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梦境中的强暴
梦境中的强暴
 

这一夜,莫枫睡得是出奇的好,更是香梦连连,整晚的梦境中都是方慧芬熟美的肉体,娇喘的呻吟,他在梦境中肆意的蹂躏着这成熟的美妇,在家里,在学校里,到处都留下了两人欢好后留下的爱欲痕迹,梦境中的方慧芬风骚中带着清纯,清纯中带着妩媚,娇嫩而妖艳,如同玫瑰一般沁入心脾,让莫枫情难自禁,一次又一次的沉沦于欲海中难以自拔。
第二天醒来后,莫枫尴尬的发现内裤里全是精斑,便起床后顺手扔到洗衣篮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来,母亲已经出门了,无聊的吃完早饭,莫枫忍不住又拿出手机把玩,一张张浏览着昨天方慧芬发过来的照片,只恨不得现在再发短信骚扰她一番。
不过想了想,莫枫还是按下了冲动,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他打算先晾几天再说,翻到后面,看到那天偷录的视频,猛然想起那个霸占了方慧芬肉体的男生,颇有些不爽,只是实在是不知道对方是谁,打算明天到学校后调查一下,不出意外应该是本校的学生。
到中午的时候,母亲回到家,急急忙忙的把早饭做好,莫枫依然是懒得理她,面对母亲偶尔主动提起的话头,他也只是恩啊哦的应付了事,虽然眼角偷瞧看得出母亲一脸的委屈与伤心,但是他根本生不起半分的同情,反而心中隐隐有快感,觉得这完全是她自找的,活该。
下午,莫枫联系了下戴家辉,便急急忙忙的去了他家,背着书包,里面全部都是没写的作业,金翠霞被工友约出去逛街了,家里就他们两个。
莫枫昏天黑地的抄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抄完,笔摔倒旁边,甩着手腕连连大呼辛苦,惹得戴家辉在一旁不停的鄙视说道:「你自己都不用动脑想,还埋怨累,真服了你了。」
莫枫嘿嘿笑道:「得懒且懒嘛,哎呦,手腕酸死了,我晚上在你家吃饭吧。」
戴家辉撇撇嘴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莫枫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于是问道:「你妈什么时候回来?」
戴家辉也看了看时间,耸耸肩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快了吧。」
莫枫眼珠一转,笑道:「干脆我们俩做顿饭给你妈一个惊喜,如何?」
戴家辉闻言顿时苦了脸:「我哪会啊。」
莫枫瞪了他一眼,说道:「书呆子,就只会吃啊,你别告诉我,你菜都不会洗,米都不会淘。」
戴家辉连连点头,说道:「我妈从来不让我干这个,总是让我学习为重,仔细想想,我好像除了学习好像什么都不会啊。」
莫枫哈哈笑道:「哈哈,袋鼠,你就是个生活白痴,高分低能的家伙。」
戴家辉不服气的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滚,好像你都会似的。」
「我至少会淘米。」
莫枫拍着胸膛自豪的说道。
两人笑骂互相损了一顿,在莫枫的怂恿下,戴家辉只得跟着莫枫后面进了厨房,两个啥也不会的大男孩,一时间将厨房里弄得乌烟瘴气。
金翠霞在路上的时候就有些焦急,被工友拉着在几个商场里逛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女人天生的购物欲望,让她们都没注意到时间,当最后从商场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夜幕深沉才想起时间太晚了。
金翠霞生怕儿子饿着,偏偏因为之前的陌生电话,让她这两天都不敢开机,手机扔家里了,没办法联系家里,待她火急火燎的赶回家,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子怪味,再看到桌子上几个看起来不像菜的菜,不由的哈哈笑起来,心中却是感到一阵暖意,觉得儿子真的长大了,懂事了,待看到两个头从房间里探出来时,顿时笑得合不拢嘴,没想到连干儿子也在。
「你们做的?」
金翠霞指着面前几个菜,强忍着没有大声笑出声,问道。
戴家辉立刻出卖了莫枫,笑嘻嘻的指着他说道:「大厨是他,我只负责协同。」
莫枫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看着金翠霞说道:「阿姨,我没想到炒菜这么麻烦,我都是一边参照网络上的教程一边做的,结果,哎呀,真是害死人的教程。」
金翠霞笑吟吟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细细的咀嚼了两下,笑道:「不必妄自菲薄,还行,虽然样子丑了点,油和盐多了点,其他都还还不错。」
说着说着,她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戴家辉和莫枫也不好意思的笑出声,虽然菜炒的一塌糊涂,但饭好歹不夹生,三人围桌餐桌倒也吃得其乐融融,关键是有莫枫在,他其他本事没有,插科打诨的本事可是一流,把金翠霞逗得合不拢嘴,越看这个干儿子越顺眼,只是两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戴家辉的面前都始终以阿姨相称。
吃过饭,戴家辉又去书房学习,莫枫却抢着收拾起餐具,金翠霞争不过他,只得含笑允诺。
「妈,我来洗碗,你要是看不过去就在一旁指点如何。」
见戴家辉不在,莫枫嬉笑着改了称呼说道。
金翠霞没来由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笑道:「那就麻烦我的好儿子了。」
说着话,看着眼前的莫枫,那种亲近感油然而生,让她对莫枫的存在显得格外的亲切,浑然没有将他当成外人的心思。
看着倒进垃圾桶里的剩菜,莫枫一脸的郁闷,叹道:「唉,好浪费,没想到做饭这么难。」
刚刚一顿饭只能是勉强吃,自然是没有留在下顿的必要。
金翠霞见状,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笑着抚摸着他的肩头,说道:「没事的,熟能生巧嘛,再说有妈在,你要学做饭干嘛。」
莫枫笑道:「妈又不能跟在身边一辈子。」
金翠霞笑道:「长大以后还有老婆呢,呵呵,小枫嘴巴甜,长得又帅,在学校肯定很受女生欢迎吧。」
莫枫吸了吸鼻子,笑道:「那是当然,不过都是些幼稚的小丫头,我不喜欢。」
金翠霞笑问道:「哟,眼光还挺高,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莫枫想了想,说道:「成熟一点的。」
说着,他嬉皮笑脸的冲着金翠霞笑道,「要是能像妈这样的就更好了。」
金翠霞被莫枫的话弄得面红耳赤,情不自禁的拍了他一下后背,浑然没发觉自己的这个动作不像惩罚,倒更像是情人间的嬉闹,嘴里说道:「坏孩子,敢拿妈妈开玩笑,讨打是不是。」
莫枫嬉笑着吐了吐舌头,说道:「不敢了不敢了,妈,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金翠霞脸颊依旧有些发烫,红着脸说道:「下不为例,以后不许再拿我这个老太婆开玩笑了,不然我会真得生气的。」
莫枫连忙举手投降,连连点头,但是转念又嬉皮笑脸的说道:「不过妈你刚刚说错了一句话。」
「什么话?」
金翠霞疑惑的问道。
莫枫故意用肆意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下金翠霞的身体,神秘的笑了笑,低声说道:「妈,你可不是什么老太婆,你可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金翠霞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听过这么赤裸裸的赞美了,心中虽然欢喜异常,但是面上却不由自主的垮下来,眼瞅着就是要发火的模样。
莫枫赶忙补充道:「在每个儿子的心里,妈妈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女人,不信你去问家辉。」
金翠霞被干儿子的油嘴滑舌弄得哭笑不得,强自板起脸瞪了他一眼,却不知自己这一眼似娇似媚,浑然没有半点杀伤力,倒是看得莫枫心头一热,差点造成身体反应。
感觉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异常,金翠霞赶忙丢下一句话,说道:「我到院子里散散步,你小心洗碗,要是洗不好就放在那里,待会我来洗。」
说完,不等莫枫回应,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厨房。
深深的吸了一口夜晚清冷的空气,金翠霞作烧发烫的脸颊逐渐消退了下去,只是胸口还有些起伏,脑海里竟然对刚刚莫枫的话挥之不去。
「臭小子。」
金翠霞在心底暗骂了一句,自己也不只是埋怨还是害羞,她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心中竟有些纷乱,隐隐有些担心,但同时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充实感,刚刚厨房中发生的一幕,那种对白中的甜蜜与俏皮,竟似乎是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异样感觉,不禁让她生出一种错觉,好似自己回到了青春时代少女怀春的年纪,有一株散发着勃勃生机的春苗,正倔强的想要从早已干涸的心田里往外顶出来。
思绪纷乱的金翠霞没有留意到身前,冷不防差点撞进一个人的怀里,不由吓了一跳,却听到耳边传来莫枫的声音,温柔中带着一点俏皮,笑道:「妈,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吗?幸好是撞到活人,要是撞到电信杆上,非撞得头破血流不可。」
金翠霞忍不住一抬头,在门口上昏暗的白炽灯照射下,莫枫的一张俊脸半掩半现,散发着一种惊人的媚惑,竟让她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矜持作祟下,她忍不住倒退了两步,却冷不防的前脚绊着了后脚,身子一歪,向后倒去。
金翠霞赶忙伸手向后一撑,却没想撑到的不是地面,而是一具散发着男人气息的身体,待她看清眼前的景象时,顿时羞涩难当,自己竟然是歪倒在莫枫的怀中,而且是大半个身子都倒在他的怀里。
「妈,你没事吧。」
莫枫急忙问道。
金翠霞仰头看到莫枫眼中毫不掩饰的焦虑与担心,心中那一点点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满心满眼里俱是一种受到呵护的温暖与满足,这一刻她没有其他想法,只是想安静的躺在这个温暖的怀中,好好的休息一番。
她实在是有点太累了,沉重的工作压力和家庭压力,让这个坚强的女人日复一日的承担着千钧重压,丈夫有意无意的疏远,更让她在日常生活中,缺乏发泄压力的渠道,甚至连倾诉的人都没有,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被强奸的阴影始终如同乌云一般笼罩着她的心头,裁员的压力更令她身心俱疲,如果不是还有对儿子的希望作为支撑,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背着重担走下去,即便如此,她也感到度日如年,苦不堪言。
一时间,金翠霞的心绪完全被痛苦与悲伤所淹没,不由自主的流下泪来,而且神情恍惚间,她仿佛是落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竟是依靠在莫枫的怀里没有起来的意思。
泪水渐渐打湿了莫枫的衣袖,初秋的风吹过,让他感到胳膊上一阵微微的凉意,忍不住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女人无声的流泪,心中泛起阵阵怜意,情不自禁的的伸出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水。
金翠霞陡然感觉到手指从自己的脸颊上滑过,心中滕然升起异样的情愫,但转念间,她发觉到自己此刻的不雅姿势,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连忙想要站起来,可心绪纷乱又羞涩到极点的她,根本无法掌握平衡之道着力点,身体扭动的两下,不仅没有站起来,反而是把高耸丰满的胸部在对方的手臂上磨蹭了好几下。
莫枫被这意外的惊喜弄得下身蠢蠢欲动,赶忙强压下念头,规规矩矩的将干妈扶好,接着灯光,看到对方满面红霞,低眉垂眼,神情中满是羞涩和无奈,却没有不高兴的样子,这才放下了心,只是眼神却舍不得离开,金翠霞此时此刻的模样,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独有的妩媚气质,实在是美得惊人,令人过目难忘。
金翠霞此刻是心乱如麻,心跳快到了极点,在胸腔中砰砰的乱跳着,不用看也能感觉到干儿子的目光炙热而强烈的盯着自己,甚至引动着自己的身体都微微有些发热,少年人身上散发出的青春气息和逼人的男人味,让她有种坐立不安的烦躁感,她甚至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若是莫枫突然抱住自己,亲吻自己,自己是该推开他还是默许他呢?
胡思乱想的念头充斥着两人的头脑,时间仿佛在他们的周围凝滞了,半天两人都没有动弹,静静的仿若没有声息。
知道屋内传来戴家辉的声音喊道:「妈,人呢?奇怪,莫枫也不在,莫枫莫枫。」
莫枫赶忙回应道:「干嘛呀,我在院子里呢。」
戴家辉哦一声喊道:「我妈呢。」
莫枫装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我洗碗的时候她就不在,可能是出去散步了吧。」
「哦,你什么是走啊,不会是想我家留宿吧,我的床可不够两个人睡的,你要留下就得睡沙发。」
戴家辉哈哈笑道。
莫枫闻言心想,要是你妈留我睡她的大床上,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于是回道:「我才不睡你的狗窝呢,我等下就走。」
说完,他低声对金翠霞说道,「妈,我先进去,你要不先到外面去转转。」
金翠霞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打开院门钻了出去,出了门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干嘛要偷偷摸摸的,搞得自己跟莫枫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但是一想起刚刚那种异样的感觉,她又有些羞涩难堪,心底当真虚的很。
很快,院门被打开了,莫枫站在门口喊道:「你都不来送送我,没义气。」
戴家辉在屋内笑道:「你又不是国家领导人,我送你个屁,快走快走。」
「那我走了啊。」
「嗯,要是看到我妈,跟她说下早点回来,外面太黑不安全。」
「知道了。」
莫枫看着站在眼前的金翠霞,大声的回应道,还俏皮的冲着她眨了两下眼睛。
金翠霞被莫枫的鬼脸弄得半分脾气都没了,轻轻的掩住嘴巴,强忍住笑意,听到对方说是否要走一走,她沉吟了下便点了点头。
两人没有走多远,毕竟那晚的强奸经历还是历历在目,只是寻了一处避风的地方,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金翠霞感到有些难以启齿,明明什么都没做,但是她偏偏就是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特殊情愫,让她对家庭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而且她心里告诫自己不要离莫枫太近,但是偏偏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过去,似乎只要站在他的旁边,便有一种很强烈的安心。
莫枫见金翠霞一声不吭,月色昏暗也看不清她面上的神情,想了想,笑问道:「妈,我以后还能来吃饭吗?」
金翠霞听到对方小心翼翼的口气,不由的又是想笑,轻声说道:「你想来便来,又何须问我。」
莫枫听着口气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便笑道:「如果妈你不欢迎,我以后是不敢来了。」
金翠霞明知故问的说道:「你又没做错事,我又有什么不欢迎的。」
莫枫想了下,低声说道:「因为我怕妈妈你觉得我知道的太多,所以不欢迎我。」
金翠霞闻言,身子一颤,咬着嘴唇疑问道:「你知道什么?」
莫枫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的很少,我只知道妈妈似乎很不开心,妈,哭出来是不是会好一些。」
金翠霞闻言,不禁鼻子一酸,但是不愿在莫枫的面前哭出来,赶忙伸手掩住眼角,却冷不防的被一双强健有力的手拉到了怀里,头枕在一处坚实而温暖的地方,还未待她想要挣脱开,便听到莫枫温柔的说道:「妈,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真的是把您当成我的亲妈一样,很奇怪,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的家庭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温度,只有在你这里,我才有一种家庭的温暖,妈,谢谢你。」
金翠霞被莫枫的话语所打动,原本是要推开他的手变成了缓缓伸到对方的身后,揽住他厚实的肩膀,轻声说道:「傻孩子,这有什么可谢的,你的到来也给我们家带来的很多的欢乐,如果你非要谢的话,那我也要谢谢你才是。」
莫枫柔声说道:「妈,你是不是有烦心的事?是厂子里裁员的事吗?」
金翠霞苦笑道:「是家祥跟你说的?」
莫枫点点头说道:「他偶尔提过一次,自己也知道的不多,妈,你能跟我说说吗?」
金翠霞原本想说跟你这小鬼说也没用,但是转念一想,虽然说之无用,但是能找个人倾诉一下心中的苦楚也是不错,于是便把这次厂子里港资注入要大裁员的事情说了下。
莫枫想了下,点点头说道:「妈,这个事情包在我身上。」
金翠霞懒洋洋的靠在莫枫的胸口上,轻笑道:「小鬼头,别寻妈开心了,这事你打什么包票啊,给了我希望然后又让我失望,想惹妈再苦一次是不是。」
莫枫呵呵笑道:「妈,如果我能把事情办成了,你怎么感谢我。」
金翠霞见莫枫的语气不似是空穴来风,好奇问道:「你真有门路?」
莫枫神秘的笑了笑,说道:「这您别管了,就说怎么奖励我吧。」
金翠霞闻言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恋恋不舍的脱开莫枫的怀抱,仰头看着对方说道:「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莫枫装作委屈的说道:「为什么要说又啊,妈,我什么时候对你做过坏事啦。」
金翠霞闻言脸上一红,心中没来由的一慌,也不知如何说起,总觉得自己好似在有意无意间被对方占了便宜。
莫枫见干妈不说话,顿了顿轻笑道:「妈,你若是说不出,便是诬陷我,小心我靠你诽谤哦,呵呵。」
金翠霞闻言笑起来,瞪了对方一眼,轻轻的在他的胸口拍了一下,笑道:「臭小子,讨打。」
这轻轻一拍,浑然如同情侣间的打情骂俏一般,惹得莫枫心头一热,情不自禁的的揽住干妈的腰肢,丰腴却不肥胖,别有一番熟女的韵味。
金翠霞浑身一震,本能的想要挣脱开,可是却偏偏提不起半分气力,在这个寂静无人的夜晚,她的心底萌生出一种放纵的念头,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可是等了几秒,预想中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一睁眼,看到莫枫一脸疑惑的目光,羞得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莫枫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错过了一个多么好的机会,而是笑吟吟的说道:「妈,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你诽谤我的事情,我可以过了今晚就忘记,呵呵,不过如果我帮你办成了事,你得好好的奖励我。」
金翠霞此刻心慌意乱,忙不迭的点头说道:「你说怎样便怎样吧。」
莫枫轻笑着将干妈揽进怀里,金翠霞半分抵抗都没有,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滚烫的气息在金翠霞的身体里翻涌着,她情不自禁的的环抱住对方的腰肢,羞得双颊艳红欲滴,好半晌才听到莫枫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道:「妈,我要的奖励就是……」
莫枫故意拖长了音节,他清楚的感觉到怀中的熟妇娇躯在微微的颤抖,而自己也是异常的激动,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说出心底的想法。
金翠霞的心砰砰乱跳,生怕从莫枫的口中听到什么令她难看的要求,但是心底又隐隐有着一种突破禁忌的渴望,可是对方炖了半晌,竟没有了下文,她不禁有些焦急,脱口而出:「到底想要什么?」
话一出口,顿时就后悔了,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说出辩解的话,便感到自己的嘴唇被印上了另一张温柔的嘴唇。
金翠霞的脑子瞬间就懵了,虽然片刻之前,她还在脑海里幻想过这个镜头,甚至都默许了这个动作,但是当幻想落空后,再次被突然袭击,顿时就击溃了她辛辛苦苦建立的一切防御堡垒,对方的吻如同一柄利剑般,迅如闪电般割碎了她矜持的纽带,在这一刻,将她与以往的自己彻底割裂。
在短暂的迟疑后,金翠霞疯狂的抱紧莫枫,熟美的身子拼命的往对方的怀里挤,仰着头张开双唇,把少年极富进攻性的舌头纳入自己的口中,两人的舌头时而分开,时而绞缠,口舌生津,互相在对方的口腔中交换,短短的几个呼吸间,金翠霞就仿佛陷入了癔症中一般,情欲攀升到了极点,忘情的唆吮着。
两人专心致志的交吻着,两颗孤独寂寞的心,在这一刻靠的无比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