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母亲用裸体引诱我
母亲用裸体引诱我
 有两次我看到妈妈全裸的样子,而妈妈显然是有意让我看到。一次我放学回来上楼梯时,脚步声大了点,反正不是偷偷摸摸地上楼梯,然後妈妈突然出现在楼梯口的过道上,身上一丝不挂,丰满的乳房和浓密多毛的阴部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吃了一惊,眼睛不由自主地盯住了她的傲然挺立的乳房和杂草从生的阴部。但妈妈看起来更“吃惊”,说:“噢,我不知道你在家。”看来她并不急于掩盖自己的身体,反而故意风情万种地转过身,好让我的色眼能够把她迷人的臀部看个够,然後才慢慢走回房间。-
-
另一次,浴室的门开着,我走了进去,发现妈妈就在里面,刚刚脱光了衣服,赤裸着身体,很明显她正打算洗澡。一时间我很尴尬,连忙结结巴巴地道歉,然後面红耳赤地溜出浴室。“没关系,亲爱的,”妈妈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我忘记关门了。”她不再试图隐藏自己对性的渴望了,真好!我对看到的一切十分满意。在这件事上唯一令人奇怪的是父母的房间里也有单独的浴室,而过去妈妈一直在那里洗澡。
-
- 正如我所说的,妈妈开始穿非常短的高尔夫短裙(她并不喜欢打高尔夫球),不过仅仅是在家里而且是爸爸出门之後。那天她就穿着这样一件短裙,这种短裙仅仅能够勉强地遮住她的臀部,当她坐下时,美丽的大腿就会完全的暴露,白色的内裤总是若隐若现--我发现它总是白色的。妈妈越来越不注意自己的坐姿,她就坐在我对面,她的大腿时而会放肆地打开,时而又会绻起膝盖,分开两腿,让裙下春光一览无遗,好象全然不知对面的儿子色迷迷的双眼正在喷射着欲火。白色的内裤频繁地出入我的视野,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已足以令我看清楚这种内裤的款式,这是一种透明、高腰的白色内裤,它可以令你清楚地看到那令人垂蜒欲滴的黑色交叉点。
--
我贪婪地盯着那令人目眩的黑色地带,突然妈妈似乎看穿我似的风骚而妩媚地瞪了我一眼,使我吓了一跳,但看来她并没有生气,反而坐到了我的身边,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看,温柔地用手抚摩着我的头。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女体香漂入我的鼻子,霎那间使我全身都兴奋得颤抖起来。我只希望妈妈真的对我有欲望,能令我得偿所愿。妈妈离我是那么地近,几乎唾手可得,我很想突然将妈妈压在身下,但此时我却手足无措,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如果我对妈妈动手动脚,结果却发现这只是我的一相情愿的话,这很可能会毁掉我和妈妈之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毕竟她是我的妈妈,从道义上我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不好的行为,除非妈妈主动提出,或有更进一步的亲密举动。(後来,我知道了当时她也非常矛盾,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超越那可能永远改变我们一生的一步。)
-
-   这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有些失望,但也松了口气。我渴望突破,-
但又害怕突破。-
-
又是一天晚上,我躺在地毯上看电视,随手把看完的报纸放在身旁的地板上,妈妈走过来想挑几张来看。她弯腰半跪在地上,背对着我,两腿分开,丰满的臀部正对着我,触手可即。身上穿着高尔夫短裙,白色的内裤不堪包裹紧绷的臀部。透过白色透明的内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两片肥厚阴唇的轮廓。正当我失神地盯着她们,想象用我的肉棒摩擦、研磨她们的美妙感受时,我突然发现妈妈正似笑非笑地透过两腿间的空隙看我。我立即触电似的别转头,羞红了脸。妈妈没有说什么,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报纸,而我则做贼似的不时瞟一眼妈妈的妙处,直到妈妈看完报纸,坐回沙发上。这时我才发现她正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好象很开心的样子,原来妈妈早有预谋,只是便宜了我这窝囊的看客。
-
- 到了互道晚安的时候,妈妈的吻特别地温柔和缠绵,比平时的吻多花了两倍的时间,差点赶得上情人间的热吻,我还可以发誓她的舌头试探性地伸过来两次。看起来她很不情愿和我分开,我可以肯定她真的希望我能一整夜地陪她,但我退却了。我很害怕事情一旦起了头,就会无法收拾。虽然在我的梦里,我可以和妈妈在床上做任何事,我不会吝啬给予妈妈我所有的一切,而妈妈也会给予我相应的回报,包括她的热情,甚至是她的身体。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不能,我还不能完全肯定妈妈心里是怎么想的。啊,我的梦想!我简直快要疯了。那晚,我独自一人打了一整夜的手枪。
-
-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洗了个澡,出人意料地精神很好,在我刮脸时我听到爸爸开车离开的声音。今天是星期六,我知道今晚他不会回来,因为他还要应付第二天早上九点钟的一个长会。爸爸真可怜。刮完脸後,我下去吃早餐。妈妈很快就进来了,穿着另一件高尔夫短裙(我知道那一定是爸爸出去後,她才穿上的)和一件T恤衫,里面并没有戴乳罩。我的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惹火和热力四射,而我此时仅着一条短裤,真受不了了,我的肉棒开始脱离我意识的控制了。她给我做了我最喜欢的薄饼,我坐了下来。她托着平底锅,里面是薄饼,来到我的右手边,把薄饼放到我的碟子中。
--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完全没有一丝做作,我把右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温柔地抚摩她大腿的内侧。她猛然间身子一僵,盯着我的双眼,黑棕色的眼睛里突然放射出夺目的欲焰,于是我知道下一步我该怎么做了。
--
仿佛触电一般,当我用的手指抚摩妈妈柔软、如同缎子般光滑的肌肤时,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我们同时僵了好一会儿,都在等待下一步将要发生的事。-
-
好吧,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我已经打破了这层坚冰,捅破了我们之间那一层薄薄的纸,除了向前走我别无选择。到了这一步,如果我还是象过去那样退缩的话,我就不是男人了。于是我开始上下抚摩妈妈柔软的大腿的内侧,然後慢慢从膝盖渐渐上到大腿根的交叉处。妈妈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但她还是没有阻止我,而是把盛放薄饼的平底锅慢慢、慢慢地放在桌上,并没有离开我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任我抚摩她的肉体。最後她实在忍不住了,双手温柔地圈住我的脖子,让我的贴在她的左胸上,急速地喘息着,我猜她也有一些对将要发生的事的恐惧。
--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只是轻拍和抚摩妈妈迷人的大腿,而妈妈也只是温柔地搂着我的脖子。我的左手也按在了妈妈的大腿上,两只手一起抚摩妈妈的大腿。我的左手沿着妈妈大腿的外侧慢慢向上蠕动,很快我摸到了她往常内裤的高度,但出乎意料的是触手处竟然是柔软温暖的肌肤,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的左手继续在她的臀部游弋,终于明白妈妈原来根本没有穿内裤!-

- 妈妈不堪我的抚摩,发出一声呻吟,同时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柔软而坚挺的乳房上。我的右手也没有闲着,开始向妈妈大腿内侧的更深处前进,非常小心地接近那令我日夜思念的目标地带。妈妈连忙移开右腿,张开大腿,好方便她的宝贝儿子那充满渴望的手的探索。
--
我试探着把手伸向妈妈的阴部,触手之处是柔软的阴毛,再向前一点我的手就触到了妈妈的阴户,于是我轻轻地、温柔地抚摩着妈妈温暖、湿润的阴唇,那一刻的感觉就象是到了一个曾经十分熟悉的地方一样。我敢发誓,从我生下来那天起直到现在,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我可以象情人那样抚摩自己亲生母亲的阴户,那只是我梦里的专利。
-
- 一切就象梦一样。
--
好象是对我的回应似的,随着我手抚上妈妈的阴户,妈妈的身体立即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後她突然快速脱下T恤,将身子正对着我,将碍事的高尔夫短裙猛拉到头上,将我的脸猛按在她赤裸柔软而丰满的乳房上,而我的双手继续在妈妈诱人的肉体上大肆活动。左手撩拨她的阴唇,右手则用力揉搓她的臀部。我似乎只剩下了本能。我将她的两片阴唇翻开,将手指插进去,里面早已湿成一片,淫水不断地往外流。-
-
妈妈一面不住地大口喘气,一面引导我的嘴巴舔她的乳头。不必她的指点,我自觉地用舌尖轻轻地来回拨弄妈妈俏立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乳头的根部,然後狂热地吮吸和轻咬着妈妈丰满高耸的乳房。妈妈显然最受不了我手指在下面的小动作,她的臀部开始有节奏地左右摇摆,抗议我的非法入侵。她的阴道已经变得十分润滑,手指的出入没有遇到一丝阻碍。-

- 最後,妈妈抑制不住生理上的冲动,忍不住叫出声来:“上帝,太美妙了,亲爱的!别停下,别...”皇天可鉴,我压根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想着要更进一步,这想法已令我疯狂了。我的嘴巴贪婪地在双峰间来回寻觅,手指继续撩拨妈妈的阴户。
-
-“噢...噢...上帝!”妈妈呻吟着,身体似乎融化了,因这持续的激情而颤抖。“噢...噢噢...上帝!好...好...亲爱的!噢...啊...太...太美了!”
--
如果你从来没有将手指伸入你妈妈阴户内或者是将你的脸贴在她赤裸的胸脯上的经历的话,我敢打保票你根本就没有尝试过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性快乐。哦,我的肉棒已经忍耐不住,快要撑破我的短裤了。这时妈妈突然离开餐桌,拖着我。“快点,宝贝!”她命令道:“脱掉裤子!”
--
与此同时,她也迅速解开短裙的拉链,将它脱下,而我则以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剥去多余的短裤,露出我那丑陋的、涨得发紫的、热力四射的粗壮的肉棒。“哦,上帝,好大一条!”-

-当她握住我的肉棒用力将我拉到柜台前时,对我肉棒的粗度和长度显得很吃惊。但她很快转过身,斜靠着柜台,背对着我,将盛气凌人的屁股往我眼前一送。“这儿,宝贝,”她有些迫不及待了,“快,快从後面插妈妈。”-
-
我怀着敬畏的心情呆看着妈妈漂亮、雪白丰满的屁股,我发誓,我十万分地想照妈妈的吩咐去做,但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女人的阴户,完全不知道它的构造如何,甚至不曾从前面将我的肉棒插入过任何一位女孩的身体,更不用说从後面了,这叫我如何下手呢?妈妈再次向後伸手捉住我肉棒。“来吧,宝贝!”她催促道:“我要你的肉棒马上插进来!”-
-
她将上身俯在柜台上,将屁股抬高,催促我赶紧行动。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走到她大开的两腿之间,扶正肉棒,瞄准她的屁股蛋,一咬牙往前就插,非常意外地我的肉棒顺利进入了妈妈的阴道。上帝啊,这是什么感觉?-
-
我感到妈妈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肉棒,兴奋得我简直要跳起来。“宝贝,快往里推,”妈妈叫到:“我需要你的大棒狠狠地干妈妈。”于是我挺着肉棒向里推进,而妈妈则向後拱起她的屁股,直到我的肉棒完全地埋没在她多汁可爱的肉穴里。“噢...太美了,宝贝!”妈妈喃喃道:“干我,用力干我...用你亲亲的大肉棒干死你的妈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