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的家事
老师的家事
 呵铃铃铃……」,听到熟悉的下课铃声,王雅兰背起挎包若有所思的走出
- 了校门。又是一天过去了,自己今年满53了,再过两年就要从辛勤耕耘了一辈子
- 的讲坛上退下去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雅兰个子中等,一米六一,戴一幅黑边
- 眼镜,脸型不算难看,可能与职业有关,她看上去有点不怒自威。身材属于不胖
- 不瘦的体型,父母和公婆都是教育工作者,儿子李子扬31岁,在一家科研单位上-
班,媳妇在外企当白领,在教室里雅兰一向是以威严著称,上课时不茍言笑,学-
生都很怕她,在家里对子扬从小是严格要求,所以儿子也很怕她。她这一家是典-
型的知识分子家庭,钱虽不多,但都有保障没什么后顾之忧,生活比上不足,比
- 下有余。加上国家这些年对教师逐渐提高待遇,应该说日子还是不错的。公公和
- 爸爸前几年分别去世了,雅兰也没有兄弟姐妹,她就干脆把妈妈接到家里来住了,
- 反正家里是复式楼,面积也够大,再多两个人也住的下,而且婆婆也很开明,一-
说就马上同意了。婆婆李淑芬是县一小的退休数学老师,今年71岁,瘦瘦的,不-
过身体还不错,妈妈张翠霞今年73,比她婆婆个高点,有点胖,以前在三小教历史,
- 刚好妈妈和婆婆做个伴,两个老太太经常一起出去公园转转看看电视,倒也其乐-
融融。-
雅兰家就在学校后面一条街,步行十来分钟就到家了。现在快下午5 点了,-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了,但享受了一天日光浴的马路还是散发出一阵阵炙人的热浪,-
现在是八月底,这个月气温就没低过30度,雅兰扶了扶眼镜,擦着脸上的汗水,
- 快步走上三楼的家。一到家,一股凉气扑面而来,雅兰换上拖鞋,舒服的往沙发-
上一坐,空调的凉气加上家庭的温馨感把她一天的疲惫一扫而光。厨房里两妈在
- 边聊天边做饭,儿子子扬热的只穿着短裤在房间玩电脑。
-   雅兰的家教很严,一家都是教师嘛,子扬从小功课就好,家教也好,待人接-
物彬彬有礼,也不抽烟不喝酒,就是有点宅,不怎么喜欢运动,整天除了上班就-
是看书上网,朋友也很少。
-   一直拖到去年还没结婚,急的雅兰到处找人张罗,现在的老婆慧娟就是雅兰
- 的同学帮着介绍的。两家大人就子扬一个孩子,从小奶奶外婆妈妈都是对他疼爱-
有加,睡觉都是轮流睡,今天陪妈妈,明天陪奶奶的,星期六就去外婆家住两天。
- 他的性格可能也是这样造成的,很喜欢比自己年长很多的女性,当然这是子扬内-
心深处的秘密,表面上他还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个子一米七一,脸庞英俊,
- 虽然很宅,但身体还是不错。雅兰看着儿子痴迷的玩着电脑,总觉得儿子最近有-
点怪怪的,好像经常熬夜,因为早上起来看他老是眼睛通红的,说了他几次每回
- 都是唯唯诺诺。媳妇慧娟上个月被公司派到法国进修学习去了,要一年才能回国,
- 儿子可能是想老婆了。
-   「唉,自己都快成老太婆了,最近几个月月经都很稀少了,看来快从女人就
- 成老人了,岁月不饶人啊。」雅兰呆呆的想着心事,雅兰夫妻俩如同她这一辈人
- 中的绝大多数一样,生活简朴,热爱工作,无不良嗜好。刚结婚那几年对床上那
- 事还有点兴趣,两天没操一回就有点想,可老公建国一来不大热衷,二来身体也-
不大好,一般个把星期才一次,每回都是关了灯,连上衣都不脱,闷着头就往自-
己屄里塞,也不管有没有水,弄的自己常常很疼,等刚来点感觉他就喘着粗气射
- 精了。一来二去雅兰对这事也就心淡了,建国想弄就就张开腿让他操一下,再说
- 这事哪有女的主动要男人操屄,打死她也张不了这嘴。四十岁以后建国的身体也
- 每况愈下,本来就对性事兴趣不大就干脆提前罢工了。雅兰倒也不是太在意,以
- 前的女人好多三十多就守寡不也过了一辈子,再说那事也没多大意思,又疼又脏-
的。一晃建国走了也四年了,她也没想过再找男人了,年轻时都可有可无,现在
- 老都老了还找男人干吗,说出去也丢脸,再说婆婆和妈妈不也都一个人过了快二
- 十年了。以后就这么靠着儿子过算了。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   子扬最近每天都兴奋的恨不得扎在电脑里不睡觉,老婆去了法国后,一个人-
晚上太闷睡不着,就在网上乱搜,无意中进了一个熟妇论坛,里面那些老女人的-
图片让他鸡巴坚硬如铁,那憔悴沧桑的面容,下垂的乳房黑黑的大奶头,漆黑的
- 阴毛,特别是有个别老妇毛发浓密,从小腹到肛门全是黑毛,在他30年的认知世-
界里,这种年纪的在陆女人都是慈眉善目,基本上和性没有关系的,没想到老妇
- 的身体也这么刺激,想到把这些妈妈级别的老妇按在地上狠操着呻吟,就让他眼
- 中喷火,活了三十年才知道有这么刺激的东西。他从小是好孩子,父母长辈都教-
育他不能学坏,上网也只进进搜狐新浪什么的看看新闻或者玩玩游戏。娶了老婆-
也只知道自己在上面或者老婆骑上来操,从不知道原来男女还可以这样玩,从亲-
脸、手、脖了、耳朵、奶,甚至还舔腋毛舔屄舔肛门舔脚。简单不敢想像,看来-
自己前三十年是白活了。
-   今晚洗完澡他又急不可耐的打开论坛,这里的图片差不多都看完了,这两天
- 也没啥更新的,听同学说小日本的a 片很刺激,不光是简单的操屄,还像正规电-
影一样的有剧情,甚至母子父女祖孙兄妹倒可以搞,简直是人伦丧尽。不如下一
- 部试试,反正老婆不在家没危险。一点开电影下载区,里面有很多分类,什么少-
女、偷拍、国产、强奸……忽然他看到两个醒目的字「乱伦」 !还真的有这种
- 片子。他激动的手有点颤抖的点了进去,「母子奸奸、慈母性教育、溺爱的妈妈、-
沉沦的母子、母亲侵犯……」天!子扬从床头柜拿出一包烟,子扬本来不抽烟的,
- 只是前一段单位有个攻关项目有点棘手,子扬翻阅了无数中外杂志资料才把它搞
- 定,有时思考的无头绪时就抽支提提神,慢慢的养成了思考时抽烟的习惯。母子-
乱伦,这可能吗?一个从小教育自己疼爱自己的母亲,也以把鸡巴放进去操吗?-
他觉得半点可能性都没有,印象里妈妈从小对他是既疼爱又威严,什么好吃怕都
- 是自己舍不得吃省给他,但同时只要他成绩有点下滑东或者贪玩妈妈就会很严厉-
的惩罚他,对他来说,妈妈就是妈妈,无法与女人这个词划等号。挑了三部母子-
片,放在迅雷里下载,子扬抽着烟焦急的等待着,会有同学说的这么刺激吗?-
a 片不就是上来男女脱光了衣服操屄吗,自己已经结婚了,又不是小毛孩,
- 想着慧娟那丰满的乳房,阴毛密布的肉屄,不由叹了口气,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   家里网速还不错,等了20分钟就下好了一部,子扬兴奋的*点击*播放,主角是
- 个比妈妈还老一点的女人,样子看起来很慈祥,剧情很刺激,女主角很可怜,家
- 里有个家暴的老公和没有人性的儿子,经常回来后被老公暴奸,没有人性的儿子
- 经常在家里强迫母亲为他口交……子扬感觉自己看的快要流鼻血了,烟一枝接一-
枝的抽着。高潮时候来了,母亲披散着头发,把儿子的鸡巴紧紧的包裹住 ,坐-
在上面拼命的摇,儿子操着母亲的老屄,大吼着把鸡巴一次比一次深撞击的一次-
比一次狠,终于在母亲的肉屄里射进去了阵阵滚烫的精液……子扬随着剧情的进
- 展,右手套着自己的大鸡巴,手越来越看,快到临界点了,嘴里 不由喊着「妈-
妈,妈妈……」啊的一声,一团白浆冲天而起,洒的地上腿上键盘上到处都是…
- …什么狗屁的伦理啊社会价值啊道德啊,都见鬼去吧。任何东西也没有把鸡巴插-
在老母亲的屄里面刺激。
-   以后的夜晚每当想到片子里苍老的母亲含着儿子的鸡巴吞下儿子的精液,子
- 扬总会无法遏制的把精液挥洒会天空,不如此他会被心中那团带着兽性的欲火烧
- 死。-
子扬的鸡巴从小就出奇的大。小时候都是雅兰帮儿子洗澡,十岁那年子扬的
- 大腿内侧被外面的小流氓踢了一脚,碰到了小鸡鸡,洗澡时疼的他龇牙咧嘴,雅
- 兰吓了一跳。赶紧去外面买了点外敷的药回来。到房间命令儿子把裤子脱掉,子
- 扬红着脸说:妈,把门锁上搽药行吗?-
雅兰扑哧一笑:你个小毛孩还知道害羞,谁要看你啊?好好好!锁好门后帮-
儿子褪下小裤裤,用手托着儿子的小鸡鸡看,还好只是破了一点皮。以前洗澡时-
鸡鸡都是让儿子自己洗,还没仔细观察过,今天一瞧,吓了雅兰一跳,这儿子像
- 谁啊?长了这么大个鸡鸡,目测有十三厘米左右,只是细了点,再长几年还的了。
- 就现在的分量都比他那死鬼爸爸勃起时还要大,想着想着雅兰的脸红了一下,赶-
紧摄紧心神。涂药时子扬龇牙咧嘴的疼的流下了眼泪,雅兰心疼的不得了。:-
「子扬,不怕,一会药劲过去就不疼了,来,妈帮你揉揉。」雅兰笨拙的握住儿-
子的鸡鸡轻轻的套弄着,雅兰对这种事很反感,夫妻生活都是草草了事,从来没-
有过接吻或者是爱抚对方身体的行为。这是她第一次干这种事。但为了宝贝儿子
- 她什么都可以做。 再说这是自己亲生儿子,和那脏事也扯不上关系。-
说来也怪,才套了几下,子扬就不哭了,闭上了眼睛好像还很舒服。雅兰爱-
怜的看着儿子,既然这办法好就多帮他揉揉。又揉了两分钟,雅兰忽然觉得感觉-
不对,仔细一看,儿子的鸡鸡不知不觉变粗了一些,长度可能都有十五厘米了,-
这么长的东西要是捅到自己屄里不是要把子宫插穿……-
「呸呸呸,我都吓想些什么啊,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尽往那些上面想。雅兰-
对自己本能产生的联想觉得很羞愧。」
-   按理说,雅兰长这么大都是个本分的有点冷酷的女人,按现代的话说是有点-
性冷淡类型的。长这么大,连接吻都没有试过,除了老公外和别的男人从不假以-
颜色,连同事或者同学们开些黄色的玩笑她都觉得很恶心很不要脸。今天却不知
- 怎么了,看着儿子的鸡鸡却老是往这上面想,可能是因为这个即将长大的男人是
- 她生命中最重要最亲切的一个异性,不像对其它男人那样有排斥感吧。
-   雅兰看见儿子在自己的套弄下闭着眼睛嘴里舒服的轻轻哼着,隐约觉得这样-
好想有点流氓,虽然她可以解释为这是治伤,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子扬还
- 很小,可总觉得自己的手握住根大鸡巴在那里上下套弄很是不妥。刚停下来,子-
扬哭丧着脸:妈,你怎么停了,再帮我揉会吧,你一揉我就不疼,一停下来就又
- 开始疼了。最好再快点。唉哟唉哟……-
雅兰想骂儿子不能有这种流氓想法,转念一想:他才这么小,哪懂这是怎么-
回事,算了。
-   等他再大一点让建国给他讲这样吧,反正也就这一回!想到住,母亲的手又-
重新握住了儿子的鸡巴,感觉很烫,虽然细了一点,但是可以想像到成年后这就
- 是一根凶猛狰狞的大鸡巴。-
雅兰轻轻的套了几下后逐渐加快,子扬叫着:妈,再快点,再快点!雅兰的
- 手拼命的套弄着,随着子扬「啊」的一声,一股童子精喷涌而出……雅兰默默的
- 帮儿子弄干净,换了张新床单,默默的走了出去。以后的日子依旧是严厉的教育-
着子扬,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她也原谅了自己,毕竟只是帮儿子治伤而已。
-   今天是礼拜天,妈和婆婆又去公园锻炼身体去了。雅兰平时六点半就要起床,-
今天睡了个自然醒,眼睛一看都八点半了。她平时也没什么业余爱好,这个周末-
也很简单,准备上午在家搞搞卫生,下午看看电视看看书。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雅兰洗漱完吃了点粥就准备开始拖地了。一般在家雅兰都喜欢穿那种宽松的白汗-
衫,底下穿条短裙,今天天实在太热了,才这么早坐那里不动都会出汗,于是她-
把刚戴好的胸罩又脱了下来,就单穿件汗衫。要早个四五年她还不好意思不戴那-
玩意,毕竟儿子也大了。不过现在自己月经都快没了,一个老人也没什么了,谁-
会稀罕去看个老家伙,再说儿子从小就老实本份,想都不会往这上面想。(一想
- 到子扬雅兰心里就一阵甜蜜。这是她这一生除了桃李遍天下外第二个值得津津乐-
道的地方,老实、聪明、在单位业务拔尖、孝顺老人,雅兰在外面一和人谈起宝-
贝儿子就乐的合不拢嘴。)在家这样穿舒服又凉快。对穿着方面雅兰不怎么讲究,-
平时上班就两套套裙,一套黑色的一套灰色的换着穿,在家就穿汗衫,内衣都是
- 布的,穿着舒服,现在小年轻穿的那些内衣她看到就脸红。那还是衣服吗,裤头
- 就一点点布料,还是透明的,有回听教音乐的小王说现在还流行啥丁字裤,雅兰
- 是闻所未闻,一问才知道所谓丁字裤就是一根窄窄的面条拉在档中间,那一点布
- 头档的住什么啊,还不如不穿呢,太不要脸了,现代的人还有点廉耻之心吗?她
- 的内裤都是那种大裤衩,而且一穿七八年,破了就补一下。反正贴身的衣服又没-
人看到,何必浪费那钱。换下睡衣睡裤,雅兰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裸体,头上已经有一些星星点点的-
白发冒出来了,两个乳房耸拉着在胸前,像两个羊皮袋似的。雅兰的奶子不算小,
- 刚好是成年男人一手可握住,奶头又黑又大,年轻那会倒是很挺拔,这十多年无
- 人问津再加上年纪也大了,就不可避免的成了两个肉袋子,奶头倒是依然如故的
- 又黑又大,到现在五十多了洗澡时一搓到那里还是会很痒。双臂往上深了深,两
- 边浓郁的腋毛映入眼底。黑黝黝的一团,双臂夹都夹不住。-
雅兰这点像他爸,不光腋毛,底下的毛更是茂盛,又长又密,从小腹一直长
- 到肛门全是长长的黑毛,现在掺杂了一些白毛在里面,蔚为壮观。以前夏天还经-
常刮刮,怕被人笑。现在老了也不注意这些了。-
想到过世的爸爸,眼眶不禁有点红。爸爸叫王伟德,是体校教师。从小就疼
- 她,总喜欢抱着她睡觉,童年最有趣的事就是和爸爸一起洗澡,两个人边洗边打
- 水仗。因为妈妈在郊区学校教书,一周才回来一次。洗澡时看见爸爸胸口腋下都
- 是一大堆黑毛,底下有个很粗很长的笔,旁边也是一大堆黑毛,连屁股后面都是-
一大堆。可能这个也遗传吧,雅兰不禁哑然一笑。-
子扬今天睡到9 点才起来,昨晚下了两部祖孙片,奶奶和自己的孙子操,太-
过瘾了,在看到白发奶奶被孙子操的唉哟唉哟的时候,子扬再也忍不住了又怒吼-
着射向了天空。-
洗漱完,子扬拿起桌上的油条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中央五台正在直播湖
- 人的比赛。「子扬,把脚抬起来」,一看老妈正在拖地,可能天气太热,头上都-
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妈,天这么热,你歇会吧,一会我来拖」。「少说好-
听的,你最近天天晚上熬夜吧?前天早上还上班迟到了你最近可越来越不像话了,-
怎么说你也是30岁的人了,该有点责任心了」雅兰越说越起劲,最近和儿子交流
- 的少,该敲打敲打他了。于是她干脆放下拖把,坐在转椅上准备开训。「别看了,-
我跟你说话呢。」子扬无奈的关掉电视,把头转向妈妈的方向,突然他使劲吞了
- 口唾沫,身体又向往后靠了靠。-
怎么后事呢?原来雅兰只顾教训儿子,忘了坐姿不雅,她坐的是那种酒吧里
- 的高转椅,那是媳妇从网上买回来的。现在她正对着儿子,子扬坐的沙发比转椅
- 矮了不少,目光所及,把个威严老母的春光一览无余。只见妈妈上身穿着白汗衫,-
底下穿了条黑色的裙子。由于刚才拖地出了汗,衣服贴在了胸前,可以清晰的看
- 见两个大大的黑奶头顶在汗衫上。两腿大白腿分别搭在两边的椅子档上,顺着黑
- 裙中间往里看有一块三角形的白布,甚至还能隐约看见一层黑色的毛,想到那里-
就是老母亲的内裤和屄毛,子扬裤档里的鸡巴瞬间硬了起来。雅兰还在滔滔不绝-
的给儿子灌输着正确的人生态度与健康的生活理念,混然不知儿子此时心里的兽
- 欲。子扬嘴里对母亲的训斥唯唯诺诺,一边看着母亲的春光,一边想着怎样才能
- 和片子上的儿子一样得偿所愿的操上亲妈。突然他计上心来,想到家里所有房间-
都有一把备用钥匙放在储物间,不由的计上心来……-
凌晨三点钟子扬手机闹钟准时响了,这是他按照小说上的经验制定的。三点-
到五点间人体最疲劳最嗜睡的时刻,一般偷东西或者打仗夜袭都是差不多选在这-
个点。他等不及了,这种每晚看片自慰的生活他都快疯了,就算是死也要干母亲
- 一回,只要能把鸡巴插在妈妈的老屄里,就算是死了也值得了。找出妈妈房间的
- 备用钥匙,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三个房门(妈妈外婆奶奶一人一间)都是紧闭
- 着的,经过妈妈房间时他突然害怕了起来,母亲从小对自己不苟言笑,连疼爱都
- 是放在心里不说出来,甚至都很少亲过自己。他可以想像到这么做母亲会有怎样-
的反应,会亲手把他送到公安局吗?他不由的退缩了。就在这天人交会的时候,-
子扬脑海里又浮现出电影里垂奶黑毛的老母亲在儿子鸡巴猛插下痛苦的呻吟,瞬
- 间鸡巴和勇气一样坚强起来,决然的打开了母亲的房门。
-   雅兰为了省电,一点钟就把空调关了,开着风扇四仰八叉的睡的正香,可能-
是热的受不了,睡衣的纽扣都解开了,睡裤也脱掉了,电视上说今年是本市50一
- 遇的高温,人都快热疯了。
-   反正房门是锁的,就睡不穿也没人看见,当然对她这种一生严谨朴素的人来
- 说,裸睡是不可想象的。-
子扬反锁上了门,紧张而又好奇的观察着情况。妈妈的房间干净又简洁,有
- 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种八九十年代女性流行用的雪花膏的味道。床前的小台灯
- 调的很暗,整个房间呈一种暗红色,平常威严的妈妈此刻正躺成个大字型打着细-
声的呼噜睡的正香,头发蓬松着乱乱的搭着枕头上,睡衣敞开着,两个乳房耸拉
- 着下垂的很厉害,但还是有不少乳肉,奶头很大,黑黑的,子扬擦了一把口水继-
续欣赏,妈妈底下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内裤,睡裤丢在旁边,估计一开始是穿着的,-
后来太热又脱掉了。子扬无耻的想:妈你还真会为儿子着想。内裤很旧,看来有
- 不少年头了,中间还补过了,可能是洗的太多,布料变的很薄,穿着跟透明的一
- 样,透过薄布能看见里面漆黑的一大片,甚至内裤的上面左边右边都有不少的黑-
毛,想不到平素威严朴素的母亲会有这么多毛。再往下是光滑的大腿,上面很光-
滑白白的很肉感。最后是两只白白的脚丫子,雅兰的脚长的很好看,上学上班都
- 是在家附近,就是上上班而已,家务活大部分是婆婆在干。所以两只老脚却保养
- 的非常好,上面没有一点老皮,脚指甲修的很整齐,脚面白里透红,子扬脸贴着-
母亲的脚不由的闻了闻,有点淡淡的微臭和一些母亲的体味混合着,子扬觉得这-
气味异常让他兴奋,鸡巴肃然起敬!他兴奋的把母亲的脚丫子一根一根的放进嘴-
里吸吮,再用舌头从脚面到脚板来回的舔着。雅兰睡的很死,天太热,一开始怎
- 么也睡不着,一直折腾到两点才睡着,完全不知此刻自己的身体正被自己教育了-
三十的的儿子玩弄着。-
子扬亲吻着妈妈的头发、额头、鼻子、嘴唇,他想吸妈妈的舌头可是吸不到,
- 只能退而求其次把妈妈的上下嘴唇轮流吸吮着,甚至吸到了一些妈妈的口水。子-
扬如获至宝的吞了下去,仿佛是琼浆玉液一般。-
可笑雅兰睡的太死,把一身老肉毫无保留的送给了畜生儿子。子扬伸出贪婪-
的舌头,从脖子上一路舔下去,为了方便,他轻轻的把妈妈睡衣慢慢从手上褪了
- 下来,接着把妈妈的双臂往上提起来一点。只见腋下一团漆黑,长长的黑毛非常
- 浓密,「妈,我来了」子扬一头扎向了母亲的腋下,把黑色的腋毛含在嘴里吮吸
- 着,像狗一样的闻着妈妈腋下的味道,这味道有点怪,有沐浴露的淡淡香毛有一
- 点女人的体香还有一点因为出汗的淡淡骚味,混合成一种奇怪的味道,让子扬的
- 鸡巴涨大到了极点。舔着短着,雅兰的腋下被弄的一塌糊涂,全是儿子的口水,-
本来杂乱无章的腋毛也由于口水太多而变成顺从的一陀贴在了一起。接着是重点,-
子扬托起母亲的奶子,妈的奶子不大,刚才一只手握住,软软的肉捏起来很舒服。-
虽然没有老婆的那么坚挺,但想到这是母亲的奶子,子扬就觉得世界人所有的乳-
房也没这个下垂的老奶子让他神往。黑黑的奶头在子扬的嘴里不停的吞吐吮吸着,-
偶尔轻轻的咬咬,仿佛还变大了一点,亲着亲着子扬一看外面有点微光了,唉呀,
- 不好,天快亮了,奶奶和外婆起的早,5 点半就出去煅炼身体,要加紧速度不然
- 来不及了。
-   轻轻褪下母亲的内裤,忽然手中一热,一看,原来是兴奋过度流下了鼻血。-
到这一步了,不操对不起自己了。子扬贪婪的欣赏着母亲的老屄,从小腹开始黑
- 黑的阴毛覆盖了整个地区,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趴在母亲跨下,贪婪的嗅着舔-
着一从从的阴毛,玩够了阴毛他用舌头从乱糟糟的黑毛从中扒开露出了母亲的鲜-
红的阴唇,雅兰的屄肉不像有些中老年妇女一样漆黑的有异味,一是本身她夫妻-
生活过的就不频繁,40岁以后就基本上没有了,二是她平素很注意个人卫生,虽
- 然她从不化妆但确非常爱干净,每天都会从脸到屄到屁眼洗的干干净净。-
只见两片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如同母亲冷酷的面孔,仿佛要把所有的鸡巴-
拒之门外,也确实这道肉门十多年一直紧紧关闭,按雅兰的活法这辈子也不会打
- 开了。子扬用舌头含住品了品,没有什么异味。 用舌头慢慢的分开后,只见逼-
肉还是红红的,颜色稍微有一点暗紫,里面干干的一点水都没有。子扬伸进屄里-
面舔了舔里面的屄肉,没什么异味,有点咸,这就是妈妈的屄的味道,「妈,你
- 的屄真好吃,一辈子我都吃不够」,子扬轻轻的自言自语着,舌头加紧运动,在
- 里面转着圈的扫着,偶尔含着两片阴唇吸一会。恨不得整个头都钻进母亲的屄里
- 面才能酣畅淋漓。-
墙壁上建国的遗像此刻看起来眼神有一丝悲凉:是啊,此刻的房间里是一幅-
怎么可怕的情景啊!50多岁的老妻全身赤赤裸的躺在床上,双手举过头顶,腋下-
一大片黑色的腋毛被口水侵湿了乖巧的耸拉在一边,腋窝上、乳房和乳头上到处-
都是口水。两腿大白腿被分开到极致被一个男人托起来,从小腹开始的一大片阴-
毛在灯光下闪着诱人光芒,男人的头正在老妻的屄里面辛勤的劳作着。舔着老妻
- 屄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夫妻俩的宝贝儿子李天扬……
-  睡梦中的雅兰喉咙深处发出了一阵呻吟,子扬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还好没醒。
- 天快亮了,再说万一把妈妈弄醒就操不成了。鸡巴已经涨得发疼了,玩弄亲身母-
亲的刺激感太强烈了,再玩一会不插入可能都要受不了射精了 !子扬闭上眼,-
排出杂念深呼吸了几下,尽量让自己平静一点。雅兰的灾难时刻终于来临了,子
- 扬扶着粗大的龟头小心翼翼的从大片阴黑中分开两片淫肉,母亲的逼还很紧,幸
- 好刚才的舔弄让逼里有了一些水不然还真难进去。真不敢相信她已经是五十多的-
人了。 终于尽根而没,天哪!我终于插进了亲生母亲的逼里,子扬差点射了出-
来。这种感觉太幸福了,子扬缓缓的抽送着,每次都是插到底再慢慢的退出到阴
- 唇,鸡巴被母亲紧紧的逼肉包裹着,里面的肉很嫩很软,让他舒服的直哼哼。
-   子扬感觉自己此刻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试问几人能操上自己的老母?坚硬-
如铁的大鸡巴在母亲的逼里粗暴的抽插着……
-  雅兰做梦了:好像是新婚之夜,自己第一次经人事,建国的鸡巴捅破了她的-
处女膜,疼的她哭了,说啥她也不结婚。不对,建国都走了好几年了,但逼里确
- 实有根大鸡巴在疯狂的运动。-
雅兰在疼痛中睁开了眼睛:确实不是梦,衣服也不知啥时候被脱掉了,一辈
- 子端庄严肃正派的自己全身赤裸,腋下乳房上全是口水。
-   两条腿被分的很开,面前的男人捧着自己的臭脚轮流含着十个脚趾头,一根-
吓死人的粗大鸡巴正在自己老屄里疯狂的动着,刚想大声喊「抓流氓」!突然面
- 前的男人说话了:妈,你的逼真暖。-
天哪,原来强奸自己的竟然是养育了三十年的亲生儿子子扬,雅兰眼神一黑,
- 差点晕死过去,哭泣着怒骂:「畜生东西啊,快停下来,我是你妈呀,快把你的
- 脏东西拔出来!」
-   子扬不管不顾只是疯狂的抽送,雅兰只觉得逼里有一只大铁锤在一下一下的-
狠狠咋着,鸡巴头一捅子宫就一阵痛,雅兰疼的流下了眼泪,一边用手捶着床一-
边骂:「畜生啊,我怎么生了你这种孽障出来啊,你对的起你爸吗?快拔出来,-
不然明天就把你送到公安局去枪毙!唉呦唉哟,别操了,屄痛死了,捅到子宫了,
- 我的妈呀,别操了,求求你,儿子,妈的屄要操烂了……」-
听着威严的母亲被自己操的求饶,子扬残忍的笑着,鸡巴更加凶狠的撞击着
- 母亲的老逼:妈妈,你平时想不到有这么多逼毛,爱死我了,我一看到你的这堆
- 逼毛就想操,我要操到你八十岁,妈,儿子的鸡巴大不?比我爸操的舒服吧?
-   雅兰逼里疼痛如刀搅,流着泪骂:「你这畜生东西,要天打雷劈哦。」子扬-
鸡巴上快感一阵阵上来,他抓住母亲的白脚,一边含住脚趾吸吮,底下鸡巴拼命-
的撞击着母亲的老逼:妈,我来了,我来了!一股滚烫的精液浇灌在了老母亲王-
雅兰老师的逼里……
-  儿子的一顿狠操把十几年未经人事的雅兰差点弄死过去。过了好几分钟她才-
醒过神来,只觉得头目森然,逼里火辣辣的痛,好像被劈开来一样。儿子已经溜
- 了,床上一片狼藉,身上口水汗水精液到处都是,整个房间散发出淫糜的味道。-
怎么办?难道真的去告他强奸,那样李家会绝后的。而且这种丑事恐怕整个县城
- 都是第一次,自己一辈子为人师表,以后还怎么出门见人,奶奶和外婆 都七十-
多了,给她们知道说不定会当场气死。仿佛是一场噩梦一样,如果只是梦就好了,
- 但屄里面一阵阵的疼痛却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自己的乖儿子子扬把自己强奸了。-
雅兰拖着疼痛的身体去卫生间把身上一遍遍的洗着,哭泣着用手一遍遍的冲洗着-
腋下、奶头、屄,那些都是重灾区,全是儿子的臭口水的味道。回到房间,雅兰
- 穿上套裙,静静的躺在那里,对着建国平静的说:建国,我来陪你了。说着,吞
- 下了一把安眠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