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隐秘花园——父女淫话】【作者:orgasm123】
【隐秘花园——父女淫话】【作者:orgasm123】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隐秘花园——父女淫话

  维吉尼亚的夏日,即使室内空调的冷气已经开得很足了,也还是有着燥热的感觉。

  内心的燥热偏偏总是不由自主地呼应天气的燥热。

  夜已经很深了,砖木结构的房子隔音效果真的是很不好。隔壁房间不时飘来公公婆婆熟睡中发出的均匀呼吸和呼噜声,怪不得老公常常念叨说俺叫床的时候一定骚扰得公公婆婆心惊肉跳;偏是今天老公去外州办事情隔日才能回家,害得俺独守空房,独自在大床上转辗反侧——一个人滚床单倒是游刃有余。呵呵!
  实在睡不着觉,一骨碌爬了起来。打开梳粧台前的射灯,欣赏着自己即将慢慢老去的胴体顾影自怜起来。

  离开爸爸妈妈回家已经一个月了。想起和亲爱的爸爸巫山云雨、水乳交融的那个傍晚,心里又是一阵躁动。

  随手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条件反射地拨通了爸爸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在万里之外北京的那个富有磁性的声音跃然耳边:「喂!慧儿吗?你那儿都半夜了怎么还不睡觉?又要不乖了?」

  「嗯……?俺又想你了!」

  「想?就回来呗!」

  「嗯……?爸爸妈妈过来吧?」

  「呵呵!臭丫头真孝顺!你出机票钱吧!」

  「讨厌!俺小气嘛?——商务舱!就定了吧!」

  「开个玩笑!爸爸妈妈还想在国内做点事儿呢!」

  「就爸爸一个人在家里吗?妈妈出去了?」

  「你妈妈出去帮**公司做账去了!晚上才回家。爸爸现在也不在家里,上午在给一家企业做QA认证,现在在宾馆午休呢!」

  「爸爸,那现在说话方便吗?俺想问爸爸几个问题,有时间吗?」

  「方便!还有一个多小时企业才来人接爸爸呢!」

  「问的问题比较特殊,爸爸不会生俺气吧?俺想听真话!好吗?」

  「爸爸怎么会生宝贝慧儿的气呢?再说了,慧儿再不乖!爸爸打你屁屁!宰了吃肉!哼!」

  「嗯……?臭爸爸!俺就是想要问一个宰了吃肉的问题!」

  「哦!半夜里居然问这么样的问题,你不想睡觉啦?问吧?」

  「爸爸,记得俺在上大学暑假时候你给讲的那个淫女宴的事儿吧?你怎么会想出这么一出妖摺子的呢?俺特别想知道!」

  「臭丫头下流!怎么突然想这事儿!」

  「嗯……?俺都给爸爸肏过屄了,还有给爸爸肏屄更下流的事儿吗?彼此彼此!嘻嘻!就当是你小老婆撒娇行吧?爸爸!讲嘛?」

  「呵呵!说来话长,美女美肉也算是男人们心底深处的一段变态心结吧。早先时候主要是爸爸看出来慧儿从小就喜欢听爸爸讲故事,尤其是听到里面有宰杀女人的情节时候特别表现激动,而且都会出现手舞足蹈的表现,所以爸爸也就是顺口诹出了那一段妖摺子。也就是一个变态玩笑罢了,千万别太认真。呵呵!」
  「有这回事儿?」

  「记得你听爸爸添油加醋讲水浒杨雄宰杀潘巧云,还有窦娥冤的故事吧?」
  「有点儿印象!好像那个时候俺也就是十四五岁吧?总是喜欢缠着要爸爸讲故事,觉得很好听呀!那又如何?」

  「呵呵!你记不记得爸爸讲到杨雄、石秀在蓟州城外翠屏山上把潘巧云身上首饰、衣裙洗剥乾净以后,赤条条一丝不挂缚在了一棵大松树上;先是一刀把个丫鬟迎儿挥作两段,但见得那妇人潘巧云此时惊骇得梨花乱颤、两个大奶子抖得直叫一旁观阵的石秀小鸡鸡都硬得快顶破裤子了!你个小姑娘慧儿居然也会跟着直抖胸脯。在讲到杨雄一顿破口大骂之后,便把个香艳妖娆的潘巧云一刀从俩奶子中央一直切到会阴,妇人的七件事儿流了一地的时候,你慧儿的手也哆嗦着不由自主伸进小背心儿里从胸脯一直顺着摸到两腿之间,面部表情生动之极。再有之后杨雄、石秀就地准备逃亡时候乾粮时候,说到他们在翠屏山上傍着山间倒吊两个女人胴体,清空腹腔,打开胸腔,掏出全部内脏,再用泉水沖洗乾净上下通透的体腔。清洗之后,开始烧烤潘巧云和迎儿的嫩肉,每人手里提着两条各自连着一瓣香臀、半个嫩屄的大腿放在火上燎毛,山林间肉香四溢;你慧儿也随之反手捏着自己的臀肉,瞪大眼睛,鼻孔一嗅一嗅的格外性感!」

  「有这样的事儿?俺这么傻呀?水浒俺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了,知道里面没有这么多下流情节,只是爸爸说起书来就是好听!」

  「呵呵!这个还不是最有趣的呢!演绎窦娥冤故事的时候,慧儿你都快实地表演了呢!你也不记得了?当时说道窦娥一清早就被牢头婆子从笼子里提出来,洗剥乾净,上上下下没有一丝片缕,头顶挽了一个便於张挂首级的发髻,一身雪花也似的细嫩白肉令在场的众牢头禁子一片喝彩。三通催命鼓之后,两个有劲儿的牢头禁子仿佛捉小鸡儿一般把个窦娥拎起,把个子孙道套在了木驴上,那窦娥一路上发出杀猪般的哀鸣被牵到了法场,四周人山人海如赶集一般。窦娥跪在十字街头静候午时三刻吃那一刀。时辰一到,一通追命炮响,窦娥讨巧地直了直身子便於餐刀,把个秀美的脖子尽量伸了一伸,脑后一阵发凉,分明眼中只见到自己离光溜溜的身体原来越远,腰杆儿也变得挺直,看见脖腔中一注鲜血直射旗幡,随之又看到刽子手在自己的背上踹了一脚,於是无头的身体叉开腿跪伏着扑向了地面,屁股撅得老高老高地浑身痉挛挣紮,刽子手把柄鬼头刀刃在窦娥白花花的肥嫩屁屁上擦去血迹,倒也不忘了在屁股蛋子上顺手捏上两把,回头迳自捡回窦
  娥美丽的脑袋放在了那具无头少妇胴体的两腿之间;窦娥逐渐黯淡下来的眼中看
  到的最后一眼是自己的乱草丛中一溜清亮的液体喷射而出!……………慧儿,你记得吗?当时你也跪到了地板上屁股撅得老高老高,要不是小小的内裤遮挡,爸爸也差一点提前看到了已经长成的女儿小妹妹。「

  「哦!嗯……?难道俺当时这么失态呀?」

  「呵呵!所以爸爸才知道你对宰杀的故事天生没有免疫力呀!要不是这个原因,爸爸为什么不会和你姐姐将这样的故事,而只是对你才讲出了这样的故事呢?」
  「哦?可是,你和妈妈都说俺姐姐比俺还要好看呀,为啥爸爸会对俺更动心呢?」

  「你妈妈也是女人,女人看女人和男人看女人是极其不一样的!慧儿你长这么大了,有没有发觉你始终比你姐姐更受周围的男人欢迎呢?」

  「嗯!俺的确感到过的!为什么?」

  「爸爸是这样看的:你姐姐虽然比你更白,但是皮肉不及你的润滑、细嫩,而且你有大多数妞儿没有的腰窝儿,就是屁股上面腰部的两块肌肉凹陷,这样就显得屁屁更翘一些,没有穿内裤或者穿小内裤的时候尤其会叫看到的男人把持不定。爸爸倘若不是因为你是亲生闺女,这么好看、性感、肥嫩的屁屁在面前晃来晃去,健康的男人又如何能不被放倒呢?」

  「哦?俺有这么棒么?不会吧?不过过去在北京上班挤公共汽车的时候的确只要一不留神就被鹹猪手掐屁股蛋子,弄得俺羞臊死了!也不敢声张被别人笑话!」
  「嗨!女儿天生就是爸爸的孽缘!上个月你回家,爸爸作孽呀!慧儿!别恨你爸爸呀!爸爸也是个男人啊!到底没有把持住自己!」

  「爸爸!千万别自责,俺怎么会狠爸爸呢?俺是自己发自内心愿意给你的!
  别想着什么女儿呀之类的,记住!在你胯下的就是一个正在被你肏屄的少妇。再说了,俺那天本来就是安全期,而且俺在国内还放过环的,不会这么寸儿就播上种的!更何况就算播上种儿,就算是替俺自己再生个妹妹呗,又有啥了不起的呢?「

  「瞎说!为啥就一定是生个妹妹呢?怎么就不可能是生个弟弟呢?」

  「嘻嘻!那个吗?是给好爸爸的天然福利呀!再过二十年,又给爸爸添一个滑滑嫩嫩的超级大奖品呀!说不定那个大奖品也再给俺添一个小妹妹呢!总有滑滑嫩嫩的福利,爸爸一定采阴补阳、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呀!」

  「臭丫头!真是贫嘴!」

  「爸爸,还好妈妈不知道!要是真的知道了,俺可担心妈妈要气死的啦!
  ……哼!谁叫她专宠姐姐一个的呢?「

  「死丫头!不准胡说八道!你妈妈很爱你的!他只是不喜欢你太衣着暴露而已!这些都是为了你好!要不是你过於暴露肉体,爸爸也不会失足嘿咻自己的女儿的!」

  「爸爸!你又来这一套啦!大男人敢作敢当嚒!做俺一次是做,做俺一百次也是做!俺不准爸爸再这么絮叨了!你要再敢絮叨,下次叫俺捉到你,按倒你直接把你个老头子强奸了——出俺胸中一口恶气!哼!嘻嘻!小老婆逗你玩儿的哟!」
  「呵呵!爸爸算是怕了臭丫头喽!慧儿再不乖!爸爸打你屁屁!宰了吃肉!
  哼!「

  「老话儿重提!爸爸,那次杀鸡的时候,俺光着身子站在你跟前,你就一点躁动都没有吗?俺自己当时可把心吊到嗓子眼儿了,之前已经被你教训过了,就怕你当真一生气,就地横刀立斩俺於厨下!立时一具艳屍倒卧爼板。不过,要是像潘巧云那个待遇也蛮不错的呦!——就是肠子肚子心肝肺流了一地比较污染家居环境而已!」

  「慧儿,爸爸当年教训你,要你着装严肃也是为了你好!爸爸无论怎么样,都首先是一个男人,男人对於美人关是天生缺乏抵抗力的!所谓宰杀肉畜,只是男人的意淫而已,爸爸怎么会对自己女儿下得去手呢?那天,一个亭亭玉立、花儿一般的出浴小美人站在爸爸的面前,爸爸当时就已经射在裤子里了;你自顾自地发骚,可能没有注意到爸爸当天晚上根本就不是穿着下午的那条裤子!那次,其实你是很危险的,爸爸差一点就要扑上来按住你准备肏你了!谢天谢地总算都射在裤裆里了!」

  「爸爸,你坏死了!就因为你那一时糊涂,让俺晚了十多年承泽你的雨露!
  俺真应该当时就扒了爸爸的裤子骑上去,叫你个死老头子假正经装屄立时现形!

  真应该叫你知道,俺那天听你说淫女宴的当儿躁得两腿之间黏糊糊流的满是水儿了!俺就是特别奇怪你都拿捏俺的那两片小肉片儿了,居然能刹住车不往前继续滑行?「

  「慧儿,爸爸这么个成熟男人又如何会看不出来你骚狐狸精在发情!水儿都流到地上了,那么一朵娇艳的花骨朵儿摆在爸爸的跟前,如若不是放不下当爸爸的一点点儿可怜的尊严不肯跪伏在你的胯下,才不会暴殄天物而浪费了女儿泌出的美味佳酿呢!嗨!一步之遥就直到上个月才得尝甘露呢!」

  「爸爸,俺也想你的那个物件儿!」

  「你老公不是也挂着一个么?爸爸的那个东西是给你妈妈用的,只是偶尔插错了地方!」

  「嗯……?还是不太一样,俺老公的没有你的大。而且,还有一点特别不一样的地方,俺老公的鸡鸡没有翘起来之前是软绵绵小得一蔻蔻的,硬起来以后会胀大好几倍,比爸爸你的只是略微小一点点儿;但爸爸的肉棒棒儿肉香味儿更重,无论软硬都是差不多大小,这么样的鸡鸡软的时候含在嘴里也可以一直插到咽喉里面很深很深,吃软鸡鸡的时候可以深喉俎嚼,特别滑腻肉香,比俺老公的鸡鸡好吃!……另外的事儿嚒?……何况偷偷摸摸盗用妈妈的妇女用品感觉也和使用自己的床上用品不一样,追求的不就是刺激的精彩人生嚒?」

  「什么妇女用品、床上用品?一头雾水喽!」

  「真笨!你们男人不就是女人的妇女用品、床上用品吗?男人不给女人使用得舒服了,那还要男人做什么用呀?哎,爸爸!俺和俺妈妈谁更好用呀?」
  「哦!臭丫头真是伶牙俐齿!你妈妈年轻时候和你现在比骚劲儿也不相伯仲!
  别臭美了哦?「

  「爸爸,俺咬你肉棒儿的时候舒服吗?」

  「太舒服了!尤其被慧儿一口咬住鸡鸡根部,龟头挤进你嗓子眼儿里的时候,都要陶醉的晕过去了!这点儿你妈妈绝对赶不上你臭丫头子!」

  「爸爸,这次爸爸为什么终於下定决心肏你的慧儿了?开窍了?」

  「臭丫头!你光着身子爬到爸爸身上,连爸爸的肉棒儿都叫你捉了出来,你当爸爸是神仙呀?被一个大美人儿这么扯鸡巴蛋都不发情那还叫男人嘛?呸!还说你爸爸开窍呢?吃了你个臭丫头子!……,还居然真空装在爸爸跟前摇来晃去的。」

  「爸爸,你冤枉俺哟?俺穿着裤衩儿呢?」

  「小姑奶奶呦!你那个小布头儿也能叫做裤衩儿?别的女人得扒了裤衩儿找屁股,你是得掰开臀缝儿找裤衩儿。蹲在写字台上擦台灯偏偏还摆个尿尿的造型对着爸爸,台灯晃得连你宝贝慧儿两片儿滴水儿的嫩肉上有几根毛毛都数的出来。
  哎!叫爸爸怎么忍呢?你一头钻到茶几底下擦接线板,死丫头儿用得着擦这么半天吗?足足用了一刻钟!那个狗仔式Pose早就把一件肥大的套头衫滑到了腰上,直接把一个白花花、肥嫩嫩的大屁股蛋儿翘到了爸爸一米开外,爸爸恨不得

  要找出放大镜才有机会在你的屁眼儿缝儿里寻寻觅觅那条也叫做裤衩儿的布绳儿
  条!结果还是盯着小屁眼儿数皱褶!「

  「哦?这么说就是爸爸和俺都多少有那么一丁点儿不大检点的地方喽?嘻嘻!
  爸爸,俺好看吗?「

  「好看!死丫头儿!这种事儿也要伶牙俐齿狡辩一番!啊!快到点儿了,要走了!」

  「爸爸,俺真的特别想你,也想俺妈妈!你们来吧!都说开了!爸爸别有心理负担。俺都是自愿的。慧儿爱你和妈妈!」

  「爸爸回家和你妈妈商量商量!爸爸妈妈也想你!爱你,慧儿。快到点儿了,人家要接爸爸工作去了!你也快睡吧!你那儿都半夜里了!拜拜。」

  「拜拜!爸爸!俺想你!你快来吧!」

  放下电话,俺注视着梳粧台镜子里的自己,一个成熟的少妇跃然镜中。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