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MyGirl:双面花】(04)作者:MRnobody
【MyGirl:双面花】(04)作者:MRnobody
字数:73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连续被打断两次,要再坚持完成那个拥抱的话就显得有点刻意了。还好老板已经明确地表达了回去没有顺风车给我们搭的意思,所以属于我俩独处的时间从现在开始会有很多。

  我问周灵灵要不要回家,她说随便,一如阿水当初丢给我的那个模棱两可但指向性非常明显的答案一样。我心领神会,带她登上了回城的机场大巴,占据了最后排的两个位置,帮她放好行李,然后坐在她身边,心里面忐忑,但表面上非常自然而然地用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周灵灵对我的举动没有提出异议,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她想必也确实疲累,脑袋靠在我的肩上感觉沉甸甸的。在等待开车的这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也许她需要片刻的安静来理清思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场和职场身份的双重转变,而我,在胡思乱想着其他的事情。

  两年多前,野生动物园的大巴上,我自以为情圣却像个呆逼一样站在阿水身边,不敢主动做出任何和她亲密的行为。而现在,我已经更加能读懂女生哪一部分反应是真的拒绝,哪一部分是傲娇假矜持。不记得谁说过每一个完美的男人都是被前女友们千锤百炼出来的。我不敢说自己完美,但阿水确实改变了我很多,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些连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烙印。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忽然想要问她这个问题。周灵灵和阿水不一样,她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我的财力、身份和其他外在条件正常来说应该都不足以打动一个这样级别的女生。要说是一年多的相处让她日久生情,我又想不起来这一年多里我有做什么了不得的事。

  「嗯……因为……你不爱说话吧……」

  灵灵的头枕在我肩上,轻柔地、梦呓般地说出一个令我更加困惑的答案。
  确实平常我们之间都是她在说,我在听多一点,只是,那基本上都是我对所聊的话题兴致缺缺的原因,这样子也可以算是优点吗?

  「这些年,我认识过很多男生,其中喜欢我的也有不少。」她接着说下去,「很多人只要在心仪的女生面前话就很多,以前的辉煌,以后的抱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恨不得每次聊天都把他经历过的,没经历过的生活都跟我说一遍。时间久了,很多人一开口我就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和这样的人相处,距离会越来越远的。但是你不一样,你懂得不吐莲花便缄其言的道理,懂得女人需要的是被人倾听而不是去倾听别人,我明白我说的那些话也许你并没有认真在听,对我的回应也有很多只是敷衍,但是有些事情不需要去追根究底,就像你对我一样,我说得对,你会表示认同,我说得错,你一笑而过。没几个人会真的喜欢逆耳忠言,而且,你的沉默留给了女人幻想的余地,你不会向我吹嘘,不会给我很大的期望,所以之后每一次我见识到你新的一面都是惊喜。你啊,根本不知道这是多么讨女人喜欢的优点。」

  「这个……这种理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周灵灵的话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我觉得一个女人能说出这一番话,要么是她很聪明,要么是她精神有问题。出于为我个人的面子考虑,我决定当成是前者。不过

  「这样的我,你不会觉得很无趣吗?」

  「当然会啊。」灵灵笑了起来,「有时候会觉得你像个闷油瓶子一样。但是,无趣总比轻浮要好,而且,你该不会做什么事情都这么无趣吧?」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的头抬了起来,声音很轻,嘴巴离我的耳朵非常近,近到热热的呼吸直接钻进了我的耳孔,让我差点酥痒得抖起来。

  她在挑逗我吗?

  「是不是每件事都这么无趣,那就只有做过才知道了。」男人的成长是和脸皮的厚度成正比的,当周灵灵都可以放下身段主动来勾引我,而我们现在又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关系,我想不出一个还继续装作正人君子的理由。

  「待会我们去哪?」

  当身边的大美女又用慵懒又暧昧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不再犹豫,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借口:

  「去我家拿快递吧!」

  我家离公司挺近,但周灵灵上班一年以来这可是头一次来。还好在我出发接她之前多少有预料到可能会出现的局面,所以房间收拾得还算是挺整齐的。
  灵灵进了屋子,放了行李,先是把我家参观了一遍,然后才大喊着累脱了鞋倒进沙发里。她今天穿的是一双帆布鞋,便于走路。里面是一双船袜,这种袜子单独穿在脚上不舒服,所以也被她一起脱了扔在一边,两只脚丫白溜溜地露出来,精致的脚趾俏皮地张了张以庆贺终于挣脱了束缚。

  我其实不算恋足癖,但是周灵灵的脚长得确实漂亮,再加上所谓的快递里面可是有足足九条情趣丝袜,所以我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不怀好意的目光自然被她发现,娇嗔了一句「瞎看什么呢」之后,她便理直气壮地冲我伸出手来:
  「我的快递!」

  嘿!我还在这矜持着不知道怎么把话题引过去呢,这丫头倒是开门见山。既然佳人已经主动抛出橄榄枝,我哪有不接的道理?立即嬉皮笑脸地说道:

  「快递在卧室里呢,都帮你洗干净了。」

  「工作时候倒是没见你这么勤快……」

  灵灵脸红着啐了我一句,略微含羞的神情刺激得我食指大动,赶紧打蛇随棍上:

  「其实我还可以更勤快一点的,比如……亲自帮你穿上……」「我怎么觉得现在的你有点现了原形的感觉呢?」这是我头一次在她面前露出如此猥琐的样子,不过这样也依然吓不倒她,「好啊,帮我穿就帮我穿,怕你啊?来,让我看看你伺候女人的本事怎么样!」灵灵一边说着,一边还变本加厉地在沙发上躺平,甚至翘起了二郎腿,把洁白如玉的脚丫子在空中晃啊晃的。我想我终于是碰上了食物链中排在我头顶的那一位,注定要被这女人吃得死死的了。但是……好像没什么不好的。

  「走,到里面穿去吧!」

  荷尔蒙大爆发的此刻,周灵灵那一百斤出头的体重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惊笑声中,她被我轻易就拦腰抱起,直奔卧室,然后放在床上。

  虽然还穿着衣服,但这样的玉体横陈别有一番风味,尤其她脸上那种有点紧张、有点期待、又有点挑衅的表情真是勾引得我忍不住想上去狠狠亲一口。而这种时候既然忍不住就不需要忍了,快递的事先放一边,我直接扑上床去将她压在身下,与她四目相对,然后在她刚想开口跟我说什么的时候直接吻了上去。
  长驱直入,直捣黄龙!我知道这种词汇听起来比起形容接吻更像是描述另一个阶段的专用语,但此时我心情太过激动,也就不那么讲究了。当这段时间里日思夜想的女人终于毫无抗拒地让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你们该原谅我这一时的语无伦次。

  其实按照一般套路来说我该去形容一下周灵灵的口腔有多么芬芳香甜,但那样子真的蛮假的。曾经有个朋友关于接吻这件事和我聊过,他说他和他的初恋是在一次吃过火锅后交出了彼此的初吻,那之后他一直觉得与女孩子的吻就该是香甜的。可是后来他问起那女孩初吻的感觉,那女孩只说了一个字——辣。

  因此道理很明白,接吻的味道最主要的取决因素就是对方刚刚吃过了什么东西而已,也提醒广大女性朋友们如果打算在吃完火锅后交出初吻的话,最好还是选麻酱的料碗。很明显周灵灵刚才没有吃白糖也没有喝蜂蜜,飞机餐大概也没吃什么东西,因此她的嘴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就是很濡湿很温热,我猜想我自己也一样。所以我俩的这个深吻就把这一行为的本质贯彻得很淋漓尽致——就是喝彼此的口水。

  你看,有些事说的太现实就有点煞风景了。但现实本就如此,就是说起来恶心但沉迷于其中的人自有其享受。我和周灵灵此刻无疑都很享受,相拥得紧紧的,双手在这时候都不那么老实,她是把手掌伸进我衣服去摸我的背,而我则是捏住了她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屁股。

  其实在机场第一眼看到她时候我就想做这件事了。以前上班大家都坐在办公桌后面,她又总穿制服,我都没太注意过她的屁股。今天看到她穿紧身牛仔裤的样子才发现这丫头的屁股这么翘,而且看起来特别饱满,有机会一定要打两巴掌试试手感。

  周灵灵和阿水有一点很像,就是接吻的时候常常会忘记呼吸,所以我俩亲了一会她就把我推开,然后大口地喘着气。我看着她脸上浮起的潮红,眼睛里流动的波光,心里一悸动,手就从她屁股上挪开,直接钻进了她的T恤。

  「轻点,疼呢!」

  因为以前习惯直接把阿水的胸罩从下面推上去好去摸她的A罩杯,所以我的动作立即引来周灵灵的痛呼。我这才明白A杯和C杯连脱内衣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连忙笑嘻嘻地赔着罪,然后将她上身抱起一些,一只手绕到她背后去解她的文胸。

  「行不行啊你?」

  说来惭愧,单手解内衣的技巧我一直都练得不好——前面说了,阿水的飞机场基本上都不需要脱内衣,所以试了几次都无功而返后周灵灵又开始打趣我。
  「这事不行,可不代表其他事也不行!」

  我放弃尝试,直接抱着周灵灵的娇躯翻了个身,换她压在我身上,然后双手得到解放的我轻易就解开了她胸前的束缚。但这小妮子又使起坏来,紧紧抱着我,两团软肉和我的胸膛贴得一点缝隙都不留——这样子我他妈手伸不进去啊!
  啪!

  俗话说上帝关了你的门就会给你留个窗户——虽然我不明白上帝他老人家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我确实立即发现虽然这姿势不利于摸胸,不过周灵灵现在骑趴在我身上,屁股高高撅起的体位绝对就是进行另一实践的好时机,于是我当机立断地就在她臀瓣上给了不太重,但也不算轻的一巴掌。

  操!手感真好,结实而且弹力十足,我忍不住又来了一下。

  「你敢打我?」

  挨了两巴掌后周灵灵才反应过来,稍微一怔后对着我的肩膀就咬了一口。同样不轻也不算重,疼是肯定有点的,我当然也很配合地嚎叫了一声。

  「你再打我试试?」

  咬完之后小妮子面带得意地挑衅地看着我,其实我是很愿意照她的话去做,但考虑到这样子下去我俩会不会从计划中的妖精打架发展到真的在床上打一架,决定还是不要去冒这个风险,于是嬉皮笑脸地双手各抓住一边屁股蛋揉捏起来:
  「乖,打疼了吗?我给你揉揉。」

  「哼!」

  看我服软,周灵灵十足小孩子样地得意地哼了一声,然后直起身子,主动将恤及已经被解开的胸罩脱掉扔至一边。

  「初次见面,你们好!」

  两只大白兔跃然于眼底,我双手立刻转移阵地,用两根食指点了点两颗红色小宝石戏谑道。

  「真的是初次见面?」周灵灵对我的话嗤之以鼻,「你敢说你在办公室没偷看过我胸?」

  「嘿嘿,没看这么彻底过。」

  我没有否认她的指控——废话,要说哪个男人没偷看过女同事,那只能说那个女人够丑。

  「那就是说还是看到了一些对吧?」

  「对啊,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走光给我看的呢。」「你给我去死吧!」灵灵在我腰上拧了一把,「以前一直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现在我觉得我好像看走眼了。不行,我要反悔!」「来不及啦!」我坐起来一把将她抱住,然后重新把她压回身下,「再说,男人要是在床上还当正人君子的话,女人迟早是要哭的。」「切!说起来一套一套,但是要是只会说不会做,不还是没用?」「告诉你,在床上可别随便说没用这两个字啊!」看来佳人是嫌我啰嗦,催促着我来点实际行动了,于是我说完这最后一句,就直接展开攻势,把脸埋进了她伟岸的山峰中去。

  好吧,C罩杯硬要说伟岸也是夸张了点,但那柔软和滑腻绝对不是吹的,揉搓舔吻起来感觉和A罩杯就是不一样。另外周灵灵的两颗乳头比起阿水的小米粒要稍微大一些,接近花生米的大小,现在已经在我又吸又舔之下变得硬硬的,用手指轻轻捏一下,就能看到分泌乳汁的细微的小孔。听人家说乳头太小的女生将来哺乳会很麻烦,因为宝宝很难吸出奶来,所以从未来的角度考虑,周灵灵仅在这一点上也是更适合当孩子妈的人选。

  想得远了一些。真要她当我孩子的妈的话至少现在也要先拿出相当水平的做人水准再说。好在我无论是观看AV的理论经验和在阿水身上操练的实践经验都不算少,预计还应付得来。

  舌头从山区撤离后就转战到了平原地区。周灵灵没有阿水那样的婴儿肥,小肚子一马平川,只有肚脐眼这一点小小的凹陷地带,我用舌尖往里面钻了几下,立刻引得周灵灵咯咯娇笑,怕痒得将我脑袋往下推。而我自然而然地就着她的力道继续向下转移,隔着牛仔裤把鼻子埋进她的胯间。

  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只是这种温暖不是那种令人安心的抚慰,而是让我生理和心理上同时骚动不已的催情剂。我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那股热气,这种举动让胆大如周灵灵也不免觉得娇羞,在我头上轻轻拍打了一下,但并未将我推开,而是默默地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

  记得周灵灵提起过,在她供职于之前的外企期间也曾交过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帝国主义男朋友,行事作风多少有受到一些影响,尤其在男女交往的地位方面,她是绝对的平权主义者。这一点具体会对我俩的关系有多大影响我不知道,不过就目前看来有一个好处就是她不会把做爱这种大家都有得爽、也都有需求的事当做是谁单方面占了对方便宜,因此在性爱过程中也绝对不会表现得像是单纯被索取的样子,相较一般女孩要主动、大胆得多。

  于是我不需要把时间浪费在去哄骗身下的女孩脱下裤子和内裤,也不需要许下「我就蹭蹭不进去」之类的傻逼诺言,在周灵灵的完全配合下很顺利地就卸下了她最后的防线。

  在看到周灵灵最私密之处的时候,我忍不住又赞叹了一次。虽然比阿水大几岁,但她的私处仍然是少女般的粉色,并且与阿水稍嫌平坦的阴埠和薄薄的阴唇的不同,周灵灵的芳草地更加茂盛和浓密,而其覆盖之下的花苞也更加饱满,两片紧闭的阴唇形成一个完美的隆起,正如一颗待人剥裂的鲜嫩蜜桃。

  我用手指将花唇分开,暴露出隐藏于其中的潺潺溪谷。她的小阴唇也是不同于阿水的两片嫩肉,而是呈皱缩状围拢出一个看起来更加深邃的洞口。再向上看,一片粉白细嫩的鲜肉包围着的尿道口上方,阴蒂依旧被一层颜色略深的包皮所覆盖。若是我这样将阿水的小穴向两边扒开,顶端的小肉芽该早已崭露头角才是。
  但周灵灵下体的构造显然将那颗敏感的小珍珠保护得更加周密,我不得不用手指再进行探索一番,才终于在层峦叠嶂中寻觅到这一颗带露的花蕾。

  「嗯……」

  见之不易的美景,自然少不了要去品尝一口。果然藏得越深的地方就越敏感,我的舌尖不过是在肉蕾处轻轻舔舐一下,周灵灵便溢出了一声小小的娇哼。受此鼓舞,我变本加厉,舌头抵住那逐渐发硬的肉芽来回旋转研磨,周灵灵的双腿便难耐地扭曲起来,小穴亦难以压抑地微微张合。我将那粒肉芽完全含入口中吸吮轻咬,同时将右手食指探进她的幽穴轻轻搅拌,她的呼吸便更加急促,时不时发出猫咪被抚摸般舒服的轻哼。

  蜜穴中潮水逐渐充盈,温度也由温暖变得火烫,周灵灵也从一开始张腿享受慢慢变成抬起屁股,迎合着我唇舌、手指的动作挺动腰肢。我觉得可以更进一步,于是无名指也探入了紧窄的洞穴,两指不再满足于仅在穴口的浅尝辄止,而是逐渐深入,直到手指完全被吞噬包裹。

  「你……别太……呵啊……」

  我才不管她是想让我别太温柔还是别太粗暴,当手指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温柔压迫时,我再也忍耐不住,指尖在肉壁上急速地抠挖起来。周灵灵的话就这样子被连续不断的娇吟取代,屁股更是完全抬离了床面,身体几乎架成了一座桥,而支点就是我肆虐不已的手指。

  噗叽……噗叽

  充盈的水声越来越明显,逐渐连周灵灵的媚叫声都遮挡不住它。我觉得手指已经是处在一片沼泽中,一股来自女人身体最深处的吸引力拉扯着我不断地尝试更加深入,我将食指抽出,换成中指和无名指一起刺向周灵灵最中心的地带还记得大学时候有一次跟同学讨论无名指到底有什么用,妹子们都很纯情地说「当然是戴戒指用啊!」,那时候只有一个男生悄悄跟我说了一句「等你有了女朋友你就知道了」。

  于是后来我真的发现也就只有在玩弄女生小穴的时候,无名指比食指好用。
  阿水和周灵灵都是这个重大发现的直接受益人,只不过和阿水在一起的时候她侍奉我居多,我也很少用这么激烈的方式去对待她。但是对周灵灵,由于一直都莫名其妙地被她压制,我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扬眉吐气的好机会,所以是打算毫不留情地一举将她攻破。

  采用了更加科学的方法之后,我的指尖终于如愿以偿地触碰到了周灵灵的子宫口。虽然手指无法直接进入那个紧密窄小的地方,但较长的中指可以在宫口处放肆地搔刮,较短的无名指则弯曲着在G点的位置抠挖,这种攻击手段怕是连贞洁烈妇也没几个受得了,更何况此时本就春情荡漾的周灵灵?

  「呜呜呜呜呜……」

  原本还想反抗的女人现在嘴里只能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洁白的手指死死抓住床单,屁股上的肌肉紧绷打颤,脚后跟高高抬起,只剩前脚掌和扭曲的脚趾支撑在床面上。更不堪的是,在被两根手指挞伐的私处,终于有一缕略显浓稠的,透明中夹杂中白色的液体顺着我的指缝流了出来我得承认有些事情想象起来兴奋,写进小说或者拍成视频看起来也确实很爽,但是自己实际操作的话……我只能说为女生抠穴真的是个体力活。在周灵灵浪叫不止、舒服得快要晕厥的同时,我的胳膊也是酸痛得像要断掉,若不是在这紧要的关头终于看到她私处爆浆,带给我莫大的鼓舞的话,我怕只能不甘心地鸣鼓收兵了。

  不过女人屈从于情欲的反应向来是男人的兴奋剂,周灵灵的浆汁一发不可收拾,一股接着一股从我指缝中溢出,连床单上也滴出点点痕迹。我的兴奋感不啻于在沙漠中钻出了石油,胳膊好像也不觉得痛了,手指更加疯狂地在她体内肆虐,直到她的手一把死死握住我的手腕,不知哪来的力气钳制得我无力再动,我才停下了动作,但毫不留情地又沾着蜜液的润滑将食指也塞了进去。

  三根手指的满胀感终于打破了周灵灵的临界点,她密穴内的压力突增,密不透风地将我的手指紧紧包住,且仍在使劲收窄。这样子压力不停增长了大概有十秒钟左右,在我的手指已经有轻微痛感时才骤然消失,周灵灵在窒息许久之后重重吐出一口气息,颓然瘫倒在床上,依旧被我手指填满的阴道开始有节奏地痉挛般地抽搐,同时更多的蜜浆随着小穴的吞吐缓缓流淌出来「怎么样?」

  我将手指抽出,周灵灵又闷哼了一声,身体蜷成一团微微地颤抖。我满意地看着自己三根指头连同手掌都被浓稠的白浆糊满,才抽出纸巾将它们擦掉,然后又帮周灵灵擦干净狼藉的下体。

  「得意了?」

  周灵灵气息不匀,气鼓鼓地问我。

  「嘿嘿……」

  我坏笑一声,手指又作怪地滑进她的股沟,轻轻按压她的小菊花。

  啪!

  她直接将我的手打掉,翻了个身鼓着腮帮子盯着我依旧堆满笑意的脸。
  「干嘛?想报仇?」

  我此时小人得志,信心满满地去挑衅她。

  「哼!」她以冷哼当做回答,然后张牙舞爪地扑了上来,「该我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